吐谷渾的文化遺產
發布日期:2022.06.22 分享
來源:西寧文旅之聲


 
吐谷渾從建國到滅亡,共傳15代22王,歷時350餘年。是歷史上存在時間最久的少數民族政權,也是青海歷史上最為濃重的一段文化記憶。從殘存的遺蹟中,我們依然可以憑眺到那個曾經遠去的光輝歲月。



 
吐谷渾人善於養馬,他們來到西北後,將自己豐富的遊牧經驗和較為先進的養馬、養駝技術帶到了青藏高原。傳說他們曾獲得波斯良種馬,當冬季青海湖結冰之時,與當地母馬共同放牧於海心山,次年春天這些母馬便會產下號稱“龍種”的馬駒,人稱“青海驄”。吐谷渾人對馬匹特別重視,懲處上偷馬賊與殺人犯同等對待。他們與當地羌人一起同惡劣的自然條件展開長期的艱苦鬥爭,為青藏高原畜牧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。




 
絲綢之路南道又叫“羌中道”、“青海道”,與北道河西走廊相輔而行,都是中原通往西域的貿易通道。在河西走廊戰火連綿之時,“青海道”就成了中原與西域經濟、文化交流的主要通路。在歷代吐谷渾王的經營下,“青海道”開始復興,並一度取代河西道成為絲綢之路的主幹道,延續了自漢朝以來的中西文化交流。1956年,在西寧市解放路出土了76枚波斯銀幣,經鑒定是波斯薩珊王朝時代的銀幣。由此可見,當時東西貿易的活躍和“青海道”在東西經濟文化交流中所處的重要地位。




 
吐谷渾人在建築方面也有很高的成就。他們在黃河上建造了不少橋樑,最為著名的叫河厲橋。河厲橋是吐谷渾人的一項創造發明,他們利用黃河水道狹窄處的地形,就地取材,用岸邊天然巨石和木材修建成可以橫渡黃河的橋樑,使黃河天塹變為了通途。吐谷渾在青海建立了三個政治中心,開創了在草原上建造城鎮的先例,尤其是伏俟城,頗具規模。


 
散落在青海大地上的吐谷渾文化遺產燦若星辰,整個海西境內遺留的吐谷渾墓葬就達2000多座。這些墓葬的考古發掘收穫巨大,有大量體現中西交流的織錦和展現吐谷渾社會生活的版畫。可以說在青海的歷史文化中,吐谷渾文化堪稱一顆耀眼的明珠。




 
一個地方最大的資源是文化,一個地方最能打動人心的也是文化。吐谷渾在其350餘年歷史進程中有力地推進了多民族融合演進,發揮著中西商貿交流的紐帶作用,開拓了青海多元文化相容共存的格局,在青海的文化構建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,並經歷史的滌蕩終成鮮明的青海特色。


本文圖片來自網路插圖 資料來源:西寧非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