泉州,一個顏值與氣質並存的城市。
發布日期:2020.03.25 分享
來源:泉州市文化廣電和旅遊局

泉州,曾是全世界最閃亮的明星。

各國商人只要聽到“泉州(刺桐)”兩個字,就仿佛聽到金幣落下的清脆響聲。泉州港碼頭上,徹夜燈火輝煌,船靠船,貨堵貨,人擠人。

馬可·波羅在遊記裡聲稱,這裡是當時全世界最大的港口。

如今,泉州依然用她的方式影響著這個世界。


 
經歷了千年滄桑的泉州,化身為一座低調卻又極富內涵的閩南城市。

別的地方,城是城,景是景,生活是生活,歷史是歷史,只有泉州把它們完美糅合在一起。 這裡,是你一生一定要來一次的城市。
 
亮瞎歐洲商人的眼睛

泉州,是官方認可的“海上絲綢之路”起點。

在唐代中期,她與揚州、廣州、交州並列當時的四大貿易港口,宋元時期經濟達到空前繁榮。

在古時,想要進入泉州的外國商人,首先得經過泉州城南的德濟門,並且,必須要有官方許可,才能進入。


△泉州天后宮正門前的德濟門遺址

一時拿不到許可的商人,便聚集在城南的聚寶街,與各地往來的商客做買賣。

泉州有一句古話“市井十洲人”,這話說的是南城裡的聚寶街。


△大隱於市的老宅第

講著100多種語言的海外商客,帶來了無數的珍寶,其中多半是犀角、玳瑁、乳香、珊瑚…他們賣完這些珍寶後,又將中國的瓷器、絲綢、茶葉等採購上船,運回家鄉,如此往返不已。

這條現代人眼中只有400公尺的街道,當時可是名副其實的“聚寶盆”。圍繞交易市場,銀行、票號、當鋪、擔保等金融機構多不勝數。


△青龍巷的李妙森故居內部

聚寶街和青龍巷交錯區域,堪稱宋元時期的泉州金融街。

外國商人白天去聚寶街擺攤,晚上回到船上過夜。當時的泉州碼頭和聚寶街一帶,徹夜燈火通明,熱鬧非凡。

一千多年前的夜晚,全世界的城市都是一片漆黑,只有中國的城市燈火輝煌。在1271年,義大利商人雅各·德安科納抵達泉州港,當即被這座“不夜城”亮瞎了眼: “因為街上有如此眾多的油燈和火把,到了晚上這個城市被映照得特別燦爛,在很遠的地方都能看到它。由於這個原因,人們稱這座城市為‘光之城’。”


△畫家筆下的元代泉州港

隨著宋代皇室南遷,國土面積縮小,朝廷急需海外貿易來平衡財政,於是,大力鼓勵民間商人出海。在南宋時期,海關收入一度占了國家稅收的15%以上。

造船業發達的泉州,正好趕上這波出海的紅利。

敢闖敢拼的泉州商人努力修繕港口,積極務實的當地方官則上奏朝廷,把當時的海關機構“市舶司”爭取到了泉州。官民同心之下,造就了義大利商人筆下的輝煌。


△洛陽橋是中國最早的跨海石橋

可惜好景不常,到了明清兩代,由於海禁政策,加上戰亂、遷界等因素,外國商人不敢進泉港,大批當地商人移民海外。


△泉州港的船隻

泉州港從宋元時期的“東方第一大港”,滑跌至一般的地區港口,就像一個超級巨星落魄到小鎮酒吧駐唱。


拉高全福建的顏值

穿過“東方第一大港”,海洋文化的氣息彌漫在泉州的每一個角落。

雖然“海上絲綢之路”的盛景不復存在,但泉州城的面貌卻被永久改變。

經過長期的海外貿易,泉州人積攢了大量的財富。有錢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買地建房,而且是要建像皇宮那樣豪華氣派的大宅。


 
這種民宅名叫“紅磚大厝”。紅磚所呈現的紅色,原是一種宮廷色,庶民不得使用。但泉州“山高皇帝遠”,加上閩南人“敢為天下先”的個性,使得這種紅磚民居在閩南一帶悄然風行。


△紅磚大厝屋脊兩端如燕尾

改變泉州的,除了先富起來的本地人,還有旅居泉州的外國商人。他們帶來了家鄉的珍寶,也帶來了異域風情。


△牆用紅磚和石塊混搭,冬暖夏涼

在泉州,各種文明和諧共處,並非衝突,更非吞併。最難得的地方是,見證文化融合的物件至今保存完好。

餘秋雨感慨泉州是“一座藝術的碼頭”,莫言說它是一座讓人感受“萬古千秋”的城市。近千年來,泉州仿佛一個文明珍寶盒,將海路傳來的文明妥善封存,避免年代潮流的侵蝕。


渾身散發儀式感的城市

尊重各種文化的城市,自必格外注重儀式感。當許多城市將傳統民俗紛紛拋棄的時候,泉州的傳統節日卻總不缺熱情參與的人群。


△泉州鬧元宵熱鬧非凡

每年的元宵節,泉州的遊子都分外想家。這夜古城掛滿泉州花燈,流光溢彩,滿城盡是賞燈人。提著花燈徜徉在古城裡,更是泉州人最溫馨的童年記憶。


△泉州花燈精緻細膩,造型各異

進入五月,每到傍晚時分,從古城筍江上會傳來一陣陣嘹亮的龍船鼓。

到端午節,除了眾所周知的吃粽子外,在泉州還有賽龍船和潑水節等活動。


△蟳蜅阿姨在家教小朋友包粽子

擁有世界唯一的海上潑水節—石獅蚶江潑水節。


 
其中在石獅、晉江一帶,海邊“捉鴨子”最有看頭。

一根長杆伸向海面,上面還抹了油。挑戰者得走過長竿,抓住竹竿末端的鴨子。挑戰成功就能帶只鴨子回去做薑母鴨,不成功的走到一半就“噗通”掉海裡。相傳這個習俗是鄭成功在安海港操練水師的史俗演變。


△海上捉鴨子比賽


偏好飄洋過海的滋味
 
來自大洋彼岸的飲食習慣,也漂洋過海,落地生根。每一天,依然用一種抽象的方式,續寫著“海絲”的歷史與傳奇。

泉州人愛吃牛肉,與這城海外交流的歷史密切相關。一千年前,阿拉伯人從海路來到泉州,經商定居。這些阿拉伯人偏好牛肉,也懂得做好吃的牛肉。


 
來自異域的飲食習慣,逐漸影響了整個泉州,至今當地人依然對牛肉情有獨鍾。現在的泉州,僅在市區中的牛肉店不下兩三百家。

在泉州,牛肉能貫穿泉州人的一日三餐。一份中式牛排、一碗牛肉粳和一碗鹹飯,是碌碌饑腸的全方位滿足。


△上過“舌尖上的中國”的牛排

吃過牛排再來一碗四果湯,快活賽神仙。


△四果湯

從海路運往世界的茶葉,依然是泉州人的驕傲。

福建本來就盛產茶葉,泉州市安溪縣所產的鐵觀音更是烏龍茶的極品。

鐵觀音帶著馥鬱蘭花香氣,滋味醇厚回甘。它漂洋過海到新馬泰,成為許多老華僑的舌尖鄉愁。


△安溪鐵觀音茶園

如今在泉州,茶葉店的數量堪比廣州的便利店。人們對茶葉品質十分講究,買一杯普通珍珠奶茶,所選的茶底範圍甚至包括鐵觀音和正山小種。

做生意之餘,泡上一壺茶。有客來就與之分享,沒客時則自斟自飲,晴天賞花望天,雨天憑欄聽雨。潮起潮落,泉州人總有一份弄潮者的包容與淡定。


△德化白瓷沖泡鐵觀音


經濟崛起,古韻猶存

明清年間,泉州吃盡了“閉關鎖國”的苦,到了改革開放,這座沿海城市絕不放過再次崛起的機會。

哪怕去到海的另一端,閩南華僑有濃濃的故土情結。待需要資本的年代,大批華僑回到泉州設廠辦企業,給當地經濟強勁的資金和技術支持。

現在的泉州是福建經濟最發達的城市,GDP連續20年領跑全省。晉江,石獅,惠安,南安等“百強縣”,更是撐起了泉州經濟的大半天下。


△泉州筍江橋和順濟橋

在泉州,“中國鞋都”、“瓷都”、“茶都”、“樹脂之鄉”…數都數不過來。這裡不乏優秀的企業,也產生不少知名的品牌,如安踏、恒安、勁霸、七匹狼、九牧王等。


 
人們日常生活中,身上的衣服,腳上的鞋子,喝的茶,點的香,有許多皆是“泉州製造”。

泉州悶頭發展經濟,但不忘留存古韻。

泉州市區分為新區和老城。新區裡樓高路寬,便利的交通和匆匆的腳步,讓你能感受到現代化城市的朝氣。


 
老城裡閩南紅燕尾脊隨處可見,街巷裡依舊保留清新質樸的氣息。一切,都像是時光突然停頓,散發著古早味。


 
在急速發展中,泉州沒有在逐利中忘記本心,沒有隨大流推平自己的過去,而是將古城城脈悉心保存下來。


還在呼吸的歷史文化
 
泉州西街上有一條井亭巷,巷口附近有一座明萬曆年間建造的定心塔。

這是一座佛教風水塔,位於古城中心,正好經過古城四個城門的連線交叉點。


△圍在民居院子裡的定心塔

過去200多年來,萬氏後裔一直精心守護這座塔。幾十年前,定心塔差點被鏟平,在這群老鄰居的竭力守護下,才度過了一次劫難。

每天,許多陌生人在塔旁的民居探頭探腦。換做別人可能會覺得生活被打擾,但萬阿姨卻驕傲地說:“這是我們家保下來的塔,歡迎參觀!”

花開花落,四時景致,偶然傳來的南音,能瞬間帶你穿越歷史。

幾縷茶香,一口石花膏,又能讓你身心回到最真切的市井當中。

這座城市的歷史和文化,不在博物館裡,而在尋常巷陌裡,呼吸著。

這就是泉州,她豐富而內斂,開拓中不忘存續文化記憶,靜靜等待有心人來讀懂。


資料來源:泉州厝邊頭尾